• 鐘秉正教授:臺灣地區長期照護立法問題

    作者:       發布于:2019-12-04 13:28:00       瀏覽次數:

    11月12日下午,臺灣國防大學法律系教授鐘秉正受邀到我院開展以臺灣長照法令與規范為主題的講座。本次講座由經濟法教研室主任汪敏老師主持,華中科技大學社會學院郭林教授受邀與談,法學院和社會學院部分學生參與了討論。


    鐘秉正教授從德國特里爾大學獲法學博士學位,是臺北大學、東吳大學法律系兼職教授、臺灣社會法暨社會政策學會理事。從長期照護法制的興起說起,照護需求是指因先天或后天因素致身體上或心智上健康功能受限制,而造成日常生活事務之一部或全部需要他人協助,且持續存在至少六個月者。照護服務的范圍包括四種:1.身體衛生 2.飲食協助3.行動協助4.家務協助。長期照護可以界定為:身心失能持續已達或預期達六個月以上者,依其個人或其照顧者之需要,所提供之生活支持、協助、社會參與、照顧及相關之醫護服務。從法律體系而言,作為社會法之一環的長照法制, 其核心是《長期照護保險法》和《長期照護服務法》,調整范疇存在交叉的包括《老人福利法》、《身心障礙者權益保護法》、《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以及《護理人員法》、《精神衛生法》等。


    秉正教授介紹了我國臺灣地區從1998年起推動的長照相關計劃。依據《老人福利法》制定的“長照十年計劃”存在各縣市服務資源差異較大、照護服務人力留任不易、經費來源受限、補助對象受限等問題。目前實施的“長照十年計劃2.0”則在支付制度和方式、服務內容及頻率、交通接送等方面增加了服務彈性。 但是長照2.0在籌集上依賴稅收,收入不穩定且額度不足。秉正教授認為從經濟安全考量,保費制相較于稅收制具有明顯優勢。因為社會保險具有強制納保、差別收費、保險給付、達到風險分攤和損失補償的作用。并且,社會保險具有財務自主的優點,不需要與稅收緊密相連。因此未來還是應當建立長照保險制度,長照保險將與目前已有的疾病保險、失業保險、 意外保險及年金共同構成臺灣社會保險的五大支柱。


    秉正教授對臺灣長照面臨的機構屬性分歧、機構設立標準整合、長照人力培育等問題進行了分析,并借鑒德國長照專業人力培養以及長照服務等相關制度,指出臺灣長照人員供給的影響因素,同時指出,《長照服務法》作為整合機構管制的依據,未實施就先修正。長照人員培訓涉及多方權限,推動較遲。且證照門檻過低,就業條件無法吸引足夠人力。


    與談人郭林教授曾在德國慕尼黑大學從事福利政治學博士后研究工作,是中國社會保障學會青年委員會委員。郭林教授認為我國大陸地區的老年照護需求與臺灣地區存在共性,并對我國養老服務制度存在的問題進行了總結:


    第一,綜合養老服務體系已初具雛形,但資源供給總量不足與結構失衡并存。一方面資源供給無法滿足失能老人的社會養老服務需求,社會閑置資源并未充分用于養老服務業的發展。與臺灣地區類似的困境是養老護理人員缺口較大,從而桎梏了養老服務質量。另一方面,養老服務公共資源在機構養老服務與社區居家養老服務之間分布失衡,公辦養老機構“一床難求”與民辦養老機構“高空床率”并存。


    第二,社會力量參與養老服務體系的現實效果差強人意,大部分地區對民間資本參與養老服務體系建設的公共政策支持力度不夠,甚至有些地區沒有兌現政策承諾的支持,損害了政府在養老服務發展中的公信力,同時業打擊了民間資本參與養老服務體系建設的積極性。


    第三,醫養結合養老服務出現整合結構錯位,養老機構與醫療機構的合作多流于形式。


    第四,缺乏對老年人整體需求和需求結構評估的精準工具,且與老年人密切相關的臨終關懷和殯葬服務尚未明確系統地納入養老服務整合發展思路。


    第五,對西方經驗的借鑒出現本土不適應,“時間銀行”等機制與中國國情融合不夠。


    郭林教授提出精細發展思路,構建分層分類的養老服務體系,有效推進整合性醫養結合養老服務的發展,建立符合國情的長期護理保險制度,循序漸進壯大養老服務人才隊伍,在持續滿足國民養老服務需要的同時,讓老齡產業逐漸成為中國經濟的主要增長點之一。


    在提問環節,鐘老師與在場同學進行了互動交流,進一步探討了當代長期照護的制度問題,從保費制還是稅費制到立法的完善,鐘老師依次進行了解答。武漢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博士后趙青問道:“臺灣地區在制度設計的時候,一開始想做成社會保險,到了16年之后,做成了稅收的形式,可能是有政治性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從全球來看,長期照護有各種類型,像英國是作為社會救助的一部分,荷蘭干脆做成了商業保險再加上兜底性的救助。那么對于臺灣,我想了解一個背景性的知識,失能老人大概占全部老人的比例大概是有的多少?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能夠使得臺灣想要建立一個社會保險型的長照制度來解決這個問題?”秉正教授答:“ 因為臺灣有全民健保,以全民健保作為基礎支撐,長照才可以往上放,再加上普遍的年金化已經到位了,老年人要有錢才可以接受到長期照護。所以我覺得臺灣已經到了可以進階的時候。尤其是人民已經很習慣通過社會保險來解決醫療的問題,那么再快點的話,就是長照保險,也就是社會學上的“路徑依賴”。如果,可以增加稅收,那也沒問題,但是目前的政治形態決定了不可能增加稅收。所以我比較贊成走社會保險,可持續發展。我沒有確切的失能老人的占比數據。目前,由于人口基數小,臺灣最近十年的生育率持續下降,臺灣的老齡化比較嚴重。再加上經濟發展緩慢,薪資停滯不前,年輕人不愿意生育,所以需要政府來幫他解決一些問題?!?/span>


    本次講座由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主辦,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武漢科研實踐基地承辦。勞科院武漢科研實踐基地為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與華中科技大學共建,到目前為止已在勞動合同法實施效果評估、集體協商案例調研、根治欠薪、勞動關系公共服務、勞動爭議類案裁判等項目上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111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