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鴻飛教授談民法典中的國家

    作者:       發布于:2020-07-27 13:48:08       瀏覽次數:

    7月25日晚,華中科技大學新時代《民法典》高端論壇第十講通過騰訊會議平臺順利舉行。本次論壇主題為“民法典中的國家”,由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兼常務副秘書長、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研究員、民法研究室主任謝鴻飛教授主講。法學院民商法學科教師裴麗萍、姜戰軍、王天習、唐永忠、張定軍,經濟法學科教師管斌、李貌等參加了論壇。論壇由我院副院長熊琦教授主持,由華進律師事務所支持。

    論壇伊始,熊琦教授對謝鴻飛教授撥冗出席本次論壇表示由衷感謝。熊琦教授介紹,謝鴻飛教授是我國民法學領域的“全能型”學者,在民法哲學與民法教義學領域有著深厚的學術積淀。謝鴻飛教授在民法研究中產出了一系列令人矚目的優秀成果,為中國民法理論與實踐的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謝鴻飛教授對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的邀請以及熊院長的介紹表示感謝。隨后他旁征博引、深入淺出地從保護者、合作者、權利人、訓導者、再分配人五種角色出發,詳細闡釋了民法典中的國家形象。

    首先,謝鴻飛教授指出了民法學研究中忽視國家形象的問題。他談到,不論是在大陸法系還是普通法系,民法往往被認為是社會自發秩序的產物,民法學中涉及國家的研究多數也集中在私法自治與國家強制的關系。雖有部分民法學者關注民法主體中個人的“人像”問題,但對國家的形象研究尚付闕如。他表示,民法典的制定過程與具體內容無法脫離國家的參與,但民法與國家的關系卻并非僅僅局限于此。國家意圖通過民法典建構怎樣的社會關系,國家在民法中具有何種形象的問題仍值得關注。謝鴻飛教授還對民法典中抽象的、觀念上的“國家”與國家機關法人的關系進行了分析。

    針對國家保護義務的發展歷史與國家保護義務的層次,他指出,第一階段的國家保護義務限于維護人民安全,防免外來威脅。第二階段國家義務分為消極義務與積極義務,此時國家的形象也從“基本權之敵”向“基本權之友”轉型。謝鴻飛教授結合民法典中征收制度(第117條、第243條、第245條)以及國家賠償問題,分析了國家消極義務的內容。在談到國家積極義務時,謝鴻飛教授表示,積極義務第一層次為積極保護義務,例如民法典增加了受保護權益的數量,擢升了權益保護的強度(第113條和第207條)、完善了權益保護的手段(第1177條)。積極義務的第二層次為給付義務,例如弱勢群體的社會權保護義務(第32條、第128條)以及國家提供民事權利登記等公共服務職能。

    對于國家作為合作者的兩點表現,謝教授認為,第一點是國家和社會在民法淵源領域的合作,這主要表現為民法典承認了習慣的法源地位,并在相鄰關系、合同附隨義務、自然人姓名標準等條文中增加了適用習慣的情形。第二點是國家和社會的事業合作,這主要指在部分公共服務的供給中,民法典通過對法人制度等創新,將國家部分公益事業或共益事業委托給私人或通過營利行為來實現。

    謝鴻飛教授表示,在特定情況下,國家可以成為民法上的權利人。國家民法權利人的形象首先體現在國家所有權制度中,他認為,國家所有權進入民法典具有三點意義。一是國家所有權排除了其他主體享有國家專屬財產的可能,二是國家所有權的行使可以借用民法規則,三是有利于促進對各類物權的平等保護。謝鴻飛教授進一步指出,為了避免國家所有權遁入私法而逃避公法責任,加強對國家所有權的公法監管也具有重要意義。此外,國家作為民法權利人的形象還體現在其經營者的角色,例如國家把部分公共產業交由國有企業經營。而在這一過程中,國家參與市場競爭(第268條)的同時,也完成了其公法上的義務(第648條第2款)。

    謝鴻飛教授還分析了國家借助民法典進行社會整合的必要性,并指出了國家對公民德性培育的訓導作用。他談到,行為能力制度具有強迫自然人自由的功能,公序良俗原則、誠實信用原則也體現了國家對個人美德的層次性要求。此外,謝鴻飛教授還結合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具體制度,從家庭功能與價值、個人主義與團體主義的角度,闡釋了國家培育優良家風的價值目標。

    至于國家在民法典中作為再分配人的形象,他表示,傳統觀點認為私法應當自由中立,因此不應具有社會法的再分配功能,但此種觀點與私法客觀現實上具有的再分配功能相矛盾。隨后,謝鴻飛教授結合民法典取得實效制度、侵權事故損害的分配規則、夫妻財產制等內容,分析了民法典在物法與人法制度中的再分配功能。

    與談環節,裴麗萍老師就國家如何平衡自然資源利用中的經濟價值與生態環境價值問題與謝鴻飛教授交流討論。張定軍老師就應如何處理習慣與強行法沖突的問題與謝鴻飛教授交流。王天習老師對謝鴻飛教授的講授表示感謝,并就國家在市場經濟中的角色發表了看法。姜戰軍老師表示,謝鴻飛教授的講授展現了其深厚的理論水平與知識積淀,并就國家參與社會經濟生活時的侵權責任、國家社會服務職責的委托范圍等問題與謝鴻飛教授交流。

    謝鴻飛教授談到,國家自然資源所有權更多是一種憲法上宣誓性的權利,意味著國家在自然資源保護與利用中需要承擔更多的義務,而這些義務的設定與協調難以在民法典內完成,而是需要借助憲法或其他公法來實現。他還表示,如果當事人之間約定適用某種習慣,且該習慣并未侵害公共利益以及第三人利益,那么此種習慣應當優先于強行性法律規范適用。

    論壇尾聲,熊琦教授談到,謝鴻飛教授對民法典中國家形象的解讀極具創新性與理論性,使得參會師生受益良多,并再次向謝鴻飛教授表示感謝,也對華進律師事務所的支持以及各位老師和同學們的參與表示感謝。



    111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