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愛國:法史學的前沿問題

    作者:       發布于:2020-11-23 14:09:45       瀏覽次數:

    1121日下午,北京大學法學院博士生導師、全國西方法律思想史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徐愛國教授蒞臨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并以法史學的前沿問題為主題做專題講座。法學院黨委書記姜芳、副院長徐軍華,法律史學科柯嵐教授等30余名師生參加了本次講座。

    講座伊始,主持人徐軍華教授對徐愛國教授的到來表示熱烈歡迎,并詳細介紹了徐愛國教授在我國法律史、比較法、侵權法、財稅法、醫療法等多個領域的學術貢獻與成就。

    講座中,徐愛國教授從歷史的魅力、歷史的尷尬和歷史的未來三個方面,全面闡釋了法史學在法學中的地位與作用,客觀分析了法史學自身存在的局限,展望了法史學今后發展的健康方向,以開闊的視野、廣博的學識和獨特的視角,為法學院師生奉獻了一場學術的盛宴。

    徐愛國教授首先指出,無論是哪一個具體的學科,真正的學術問題都需要歷史和理論的支撐,一個好的學者,理論與史學的素養是必不可少的。他以財稅法為例,以非常獨特的視角分析了英國、美國、法國三國的資產階級革命歷程。英國革命的動因早在《大憲章》的時代就已經顯現了,貴族希望限制國王隨意征稅的權力,將稅收法定確立為基本的法治準則。在英國資產階級革命前夕,洛克在《政府論》中繼續闡述了這一基本準則,論證沒有人民的同意政府不得征稅。美國獨立戰爭的起源是殖民地人民同英國宗主就征收茶葉稅問題發生了爭議,殖民地因此出現了“茶黨”,波士頓傾茶事件更是直接促成了殖民地人民獨立意識的高漲。法國革命的起源是因為第三等級被課加了過重的稅負,稅收的不平等引發了第三等級同貴族的抗爭。相比之下,英國的稅收負擔其實要比法國更重,但因為貴族們用和平的方式較早解決了同國王之間的征稅爭議,確立了稅收法定的法治準則,英國才得以用相對更為溫和、更少流血破壞的方式實現了近代化轉型。

    徐愛國教授指出,學術問題如果僅僅停留在跟風式的政策性研究,不去發掘制度的理論基礎和歷史沿革,就難以成為恒久的真正的學術問題。歷史的魅力就在于它能為學術問題提供深厚的支撐,只有回到歷史與理論,學術問題才能保持經久的生命力。歷史的探索首先是合于人的本性的,人類具有尋找起源的本性,人類只有通過記憶和回憶才能明了自己存在的意義。其次,歷史的探索也能幫助人類社會解決很多具體的實踐危機,在人們無法找到可行的解決問題的方法時,最直觀的方法就是找到過去的先例、慣例作為根據,這樣的解決之道不僅是簡單直接的,也是客觀有效的。

    徐愛國教授接著分析了當下法史學發展的尷尬現狀。一方面,法學在逐步從一種教育活動演變成一種職業準備活動,法律史的課程越來越少,也不再受到過去那樣的重視。另一方面,法史學也具有自己內在的局限性:史學學者沒有形成一個穩定的學術共同體,因為欠缺獨立謀生的技能,不能自足地成長,史學往往會選擇依附于其他群體,為其他群體的需要而主觀地解釋和剪裁歷史;歷史過于悠久、史學過于發達也可能形成歷史包袱和實踐中的惰性,史學群體的創新意識相對比較弱,有時甚至可能阻礙改革;史學也具有一定的非科學性,它不能充分尋求客觀的真實性,而只能提供說服力。

    最后,徐愛國教授細致分析了當下中國法史學四個分支學科的現狀,指出在法史學研究中一直存在考據和義理兩個不同的路徑。相對于缺乏史料支撐、考據不足的坐而論道的法史學研究,利用新出土文獻、地方志、司法檔案這些史料來做扎實的考據研究,才是當下法史學中更需要加強的部分。徐愛國教授指出,今后的法史學需要更為扎實的部門法的制度史、思想史研究,這樣的研究可以提升部門法學的學術品格,也可以讓法史學克服自身的局限,彌合法史學同部門法學之間的隔閡,讓法史學成為法學各個領域的堅實支撐。

    徐愛國教授還同聽講的同學進行了精彩的互動,耐心回答了同學們提出的各種疑問??聧菇淌诒硎拘鞇蹏淌趯Σ块T法的史學研究別開生面,非常啟發自己的思考,今后需要更多鉆研部門法和經濟學的問題,彌補自己知識的短板。汪習根院長在隨后與徐愛國教授的見面中表示,徐教授的講座精彩紛呈,感謝他對我院法理、法史學科一直以來的大力支持。



    111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