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Krenitsky Joseph教授做客法學院

    作者:姚傳斌       發布于:2018-06-13 11:34:28       瀏覽次數:

    2018年6月7日下午,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法學院Krenitsky Joseph教授做客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并于東四樓105會議室帶來一場題為“Gun Violence in the USA and Second Amendment Rights”的學術講座。法學院院長助理李杜,科研外事辦公室主任湯俊芳及學院李薇薇、胡幫達、蒲莉等老師參加本次講座,部分法學院學子到場聆聽。講座由李杜老師主持。



    講座開始,李杜老師首先代表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對Krenitsky Joseph教授的來訪表示歡迎。隨后Krenitsky Joseph教授從美國憲法的制定與修正談起,對美國憲法第一與第二修正案的產生及沿襲做了大致闡述。Krenitsky Joseph教授表示,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人民持有及攜帶武器之權利不可受侵犯)”對于建國之初動蕩不安的美國具有獨特的意義,這也是美國“持槍”的歷史背景。但是,當今愈演愈烈的暴力槍擊事件顯然與立法原意相背離,“持槍”與“控槍”觀點針鋒相對。

    接下來,Krenitsky Joseph教授列舉了2012年至2018年間美國部分嚴重校園槍擊事件,數年間共發生239起惡性校園槍擊,共造成438人受傷,造成138人死亡。在學校為什么經常成為槍擊案件發生地的原因上,Krenitsky Joseph教授提出諸如學校、教堂、音樂會等人流集中且安保措施缺乏的場所,是槍擊案件中易被針對的“軟柿子”。校園槍擊案的兇手大都被診斷為患有諸如重度抑郁癥等精神疾病,Krenitsky Joseph教授認為當精神疾病與武器獲得結合在一起的時候,政府和社會是應該進行精神疾病的治療還是應該限制武器的獲得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隨后,Krenitsky Joseph教授列舉了作為校園槍擊案件防治措施之一的槍擊演習的必要性與矛盾性。演習一方面能夠使得學生在緊急事件發生時掌握一定的自我保護的能力,但在實際情況中有的槍手甚至會利用固化的流程利用演習漏洞對疏離的人群造成更大的傷亡。對此,Krenitsky Joseph教授也點出保護和服務作為現代政府的基本功能,解決包括類似槍擊暴力和校園安全等社會問題最有效的方式是通過法律和法規給予政府對于特定目標(槍支)以更多的管理權限。聯邦憲法第二修正案所賦予人民備有及佩帶武器之權利不應看做絕對的對世權利,它應當受到基于人民自由與安全考慮之下的其他權利的必要限制。



    最后,Krenitsky Joseph教授基于頻發的槍擊案,對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被用來解釋美國公民有持槍權力的合法性表示質疑,認為使用某些殺傷力極強的槍支進行自我保護顯然超出了國民擁有槍支自我保護所必須的必要限度,并認為美國應該控槍,否則槍支的泛濫對社會的穩定、憲法的權威都將產生一定程度的不良影響。講座結束后,與會師生就所關心的問題與Krenitsky Joseph教授交流討論,Krenitsky Joseph教授以其豐富的學識、詼諧幽默的風格獲得與會同學的熱烈掌聲。


    111彩票